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发射下 >

NASA要卖冠名权补贴家用商业化之路走得通吗?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发射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20年7月,NASA将发射下一台火星漫游车。和以往的“好奇心号”“探索号”不同,这台漫游车有个有趣的名字:米其林轮胎开拓者号(Michelin Tire Trailblazer)。在侧壁印着米其林广告小人的宇宙飞船里,NASA宇航员正在从太空向地球传回直播画面。只见宇航员看了看太空舱内的百年灵钟表,回头对观众们来了句:“这是在太空里计算时间的最好方法。”」

  先别急着笑强行入镜的硬广,这些画面还真不是凭空假设。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新任局长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最近一直在捣鼓NASA商业化议题。11日接受采访时,他指着给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的火箭称:“打造品牌的机会就在眼前!”当然,真的要让NASA身披广告带着众品牌一起飞,或许并没有那么容易。

  ▲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制作了一张印满logo的火箭图,这会是NASA的未来吗?

  4月底上台以来,NASA新局长布里登斯廷紧跟着特朗普的“商业治国”路线,致力于把NASA推向市场。特朗普政府为NASA制定了一个个崭新的月球、火星计划,可国会预算的脚步却没有跟上。于是,布里登斯廷在8月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委员会,专攻NASA的商业化问题。卫星通信公司麦克萨科技(Maxar Technologies)副总裁戈尔德(Mike Gold)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他的任务就是为NASA寻找商业突破口:既能让NASA用飞船和火箭给广告商们打广告,也能让宇航员们从事代言活动,增加媒体曝光率(无论在地球上还是太空中)。

  在戈尔德看来,允许宇航员代言广告(比如出现在麦片包装盒上),将有助于“增加太空活动在流行文化中的存在感”。布里登斯廷则公开表示,NASA商业化其实是为了通过向私人公司出售冠名权来补贴NASA众多项目的成本开支。8月29日的美国宇航局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布里登斯廷直截了当地点明:“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是有巨大利益的。”但他也向在座的委员们发问:“问题是:这有可能吗?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但我们需要有人给我们建议。”

  其实,从成立以来,NASA一直被严格限制打广告,就连出现在商业产品推广和服务中都不行。根据规定,作为政府机构成员,NASA雇员不应代言甚至暗示他们对某种产品的喜好。这一原则指导着NASA的各项行动,影响着宇航员和机构官员们说话的方式以及从事的实验类型(如果某项实验未来可能会被用于盈利,那么宇航员就不能做这项工业实验。)

  因此,品牌化和商业化对NASA来说可谓是一项重大改革了。而想要改变政策,就得让国会提出新的立法或者直接改变NASA的行动章程。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认为,从长期可行性来看,在太空打广告或许并没有那么划算。NASA每年运营国际空间站的费用大约为30亿至40亿美元,广告代言的收益很可能只够抵消其中的一小部分。更何况,根据以往的例子,广告收益可能并不会直接落到NASA的口袋里。乔治城政府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克哈金斯(Mark Harkins)称:“几乎所有额外获得的资金都会返回到财政部,然后通过国会拨款的形式划给具体的机构。”如此说来,NASA想要“赚外快”的小心思似乎要泡汤了?

  除此之外,The Verge还指出,在企业唯利是图的大流中,许多“NASA迷”把NASA视作一股清流。因此商业化无疑会产生“失人心”的负面效果。太空历史学家和CollectSpace网站创始人珀尔曼(Robert Pearlman)就认同这种观点,他认为:“无论环境好坏,航空航天想要营造的都是太空最原始纯净的氛围。对于一些人来说,地球上的疯狂广告已经够让人反感的了。”

  多年来,NASA一直努力地撇清自己和商业化的关系。航天飞机计划(Space Shuttle program)开始以来,NASA就把M&M豆送给太空中的宇航员。但为了避嫌,NASA只把它们称作“糖果涂层巧克力豆”。1985年,NASA同意让宇航员们试用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开发的可以在微重力下分配饮料的特殊罐头,但并不愿意做宣传。对此,珀尔曼直言:“你会看到不少品牌,但NASA永远不会承认它们的存在,就像没有哪个宇航员会直接说‘我真的很喜欢用三福(Sharpie)记号笔写字’一样。”

  有趣的是,让NASA避之不及的商业化限制,在它的国际小伙伴们那儿却完全不存在。加拿大宇航员哈德菲尔德(Chris Hadfield)在国际空间站上演唱了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太空奇点》(Space Oddity),回到地球后,他把这首在轨道上录制的歌曲制成专辑出售。俄罗斯宇航员也曾在国际空间站上拍摄广告:作为对加拿大高尔夫公司Element 21的赞助回报,俄罗斯宇航员柳林(Mikhail Tyurin)挥杆将一颗高尔夫球打入轨道。

  不仅如此,在售卖太空广告位一事上,俄罗斯早就击败了美国。为了在俄罗斯质子号(Proton)火箭上展示一个长约9米的品牌标志,必胜客在2000年付给了俄罗斯100万美元,还顺带让俄罗斯捎了个披萨到太空。面对俄罗斯在太空商业活动上领先于美国的事实,布里登斯廷认为很讽刺。站队布里登斯廷的戈尔德也在会议上表态:“资本主义在地球上运作得非常好,我们没有理由不在太空接受它。”

  ▲2017年,肯德基也借着太空旅行平民化做营销,携手私人航天公司World View,要把自家的新品炸鸡三明治用高空气球送上太空(最终到达了离地约48千米的平流层)。

本文链接:http://19721112.com/fashexia/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