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发射上 >

基站扩建:为何一再引发维权事件?

归档日期:05-27       文本归类:发射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随着“宽带中国”、4G普及和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各地掀起了新一轮移动通讯基站扩建热潮。与此同时,基站选址不时引发当地群众的抗议事件,导致一些已建成的发射塔被迫拆迁。

  随着“宽带中国”、4G普及和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各地掀起了新一轮移动通讯基站扩建热潮。与此同时,基站选址不时引发当地群众的抗议事件,导致一些已建成的发射塔被迫拆迁。

  一方面,构建通畅的现代无线通讯网络,是社会发展之需,也是利国利民之举;另一方面,百姓维权也是合法行为,双方的矛盾是否存在误解,分歧是否不可调和?连日来,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4月4日上午,上百名幼儿家长聚集在广州大学城唯一的公立幼儿园旁,抗议中国电信一施工队在未经环评征询、未履行报建手续、未张贴施工标识等状况下,一夜之间在幼儿园旁不足10米处冒雨偷偷兴建了一座发射塔。

  “最近我们收到由几百名群众联合署名对此事件的抗议信。”广州大学城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莫蕾说,政府部门已综合各方面情况,专门向中国电信发出了“建议另行选址搬迁的函”。

  中国电信广东公司办公室经理刘升军向记者证实,已研究决定近期将基站迁走,“目前正在履行相关程序”。

  广州大学城事件并非个案。据记者调查,近期,广州、福州、上海、南京、沈阳等地,也陆续发生了多起基站维权事件。例如中国移动建在广州市番禺区的一个基站,因距离学校太近而遭到学生家长的不断投诉,今年初已被当地政府责成拆除。

  不久前,中国移动沈阳分公司在距该市东陵区佳和新城小区幼儿园仅20米的地方兴建基站,没有环评审批手续,群众不断投诉,目前该基站已拆迁。

  “其实基站辐射是很小的,大家真的完全没有必要那么担忧。”中国电信广东公司网络发展部副总经理黄云飞说,我国现行电磁辐射防护标准值是每平方厘米40微瓦,远低于欧盟标准的450微瓦、日本和美国标准的600微瓦。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持此观点的以通讯系统内专家居多。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小谟认为,经常处于电磁辐射的环境下,久而久之对人体健康的危害较大,除了引发头晕头疼等病症,还可能会影响下一代的质量,比如产生畸形儿、增加老年人患癌症的几率、成年人不孕不育症等,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至于距离多远才相对安全,目前比较一致的意见是,新建基站应该尽可能避开居民密集区,尤其是幼儿园、学校等敏感区域。”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一位教授说。

  “打手机都有辐射,竖这么高的基站在面前,并且接受每天24小时、每年365天的辐射,谁敢保证对健康没影响?”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群众说,我们对基站辐射情况不太了解,但我们都不想拿健康和孩子安危做“试验品”。

  “最不满的是中国电信在我们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偷建抢建,完全不尊重百姓权益。”广州大学城多名幼儿家长对记者说:“当时,一批工人以抢修下水道为名在这里钻探,但很快撤离了。我们一直不知道这里要建发射塔,直到半月后他们趁着夜色掩护,一夜之间竖起了发射塔,才让我们惊呆了。”

  一位魏姓群众告诉记者,事后他们到幼儿园业主单位、附近多个住宅小区、多所大学询问后获知,施工方根本没有进行过环评征询,更谈不上项目环评及建设公示了。

  “基站扩建面临的困境,一方面与群众对电磁辐射的了解不够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政府及运营商信息披露不够有关,加剧了人们对基站建设方的不信任。”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主任黄志威说,“我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凡涉及环保等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项目,须向公众进行信息披露。”

  “基站建设不是电信企业的私事,信息公开是必须做的一件事。”黄志威说,因为基站建设“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有关信息不仅企业有义务公开,当地政府也应该主动发布。

  “运营商迟迟不对外公布建站消息,有企图欺骗公众、蒙混过关之嫌疑。一些公共安全事件表明,任何隐瞒行为只会导致谣言的泛滥,引起更大的猜疑和被动。”暨南大学教授喻季欣说。

  事实上,尽管政府部门和运营商一再向人们宣传发射塔“无害论”,当地百姓对于基站扩建依然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进行抵制。

  “一些获得基站承建工程的施工队为避开群众阻挠,尽快完成施工以获得工程款,不惜采取夜间施工的反常行为,更加引起了群众的猜疑。”中国联通广东汕头分公司一位副总经理透露。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近3年来,中国电信上海公司共拆除基站116个,其中涉及居民投诉的34个,约占三分之一。“最近我们收到的基站投诉确实大幅增多。”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建设管理处处长陈亮辛说。

  “随着公众对环境保护和居住环境的日益重视,基站建设的科学选址被赋予了更高的时代要求。”业内人士认为,与之前一些公众抵制PX项目、垃圾焚烧项目等一样,基站扩建也遇到了群众“累积性”信任危机。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认为,应当责成运营商对将纳入规划的基站项目向附近居民公示,与居民进行必要的沟通。基站建造的报建手续、环评征询都应公开化、透明化,确保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如果基站建设确有侵犯和损害群众利益的情况,应该加大经济补偿力度。”

  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认为,运营商应主动放下身段,变“单向宣传”为“双向沟通”,搭建协商互动平台。政府要变“亲企远民”为“居中调停”,充当好运营商和群众之间的“沟通桥”和“润滑剂”,让群众感受到政府的惠民举措。

  “一些法规对公众权益保护力度不够。”王则楚说,根据现行的电信条例,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可以在民用建筑物上附挂通信基站等设施,但是应当事先通知建筑物产权人或者使用人。“这一规定意味着运营商在施工时,可以忽视周边单位及住户的意见,也不用作任何补偿,这为以后的冲突埋下隐患。”

  当前的基站建设完全按照运营商的规划来设计,“不需要做太多的前期审批,在后期进行验收备案即可”。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认为,这一监管模式主要靠运营商自觉履行其社会责任,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陈文华建议,现行的行业法规比较陈旧,而且多年未作修订,应该适应电信技术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形势,不断加规的修订力度。(完)

本文链接:http://19721112.com/fasheshang/293.html